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黄磊小宋佳嘿老头910集电视剧全集137集剧情介绍大结局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6:38:15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黄磊小宋佳《嘿,老头!》9、10集 电视剧全集1-37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黄磊小宋佳《嘿,老头!》9、10集 电视剧全集1-37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嘿,老头!》剧情简介

一个离家多年、玩世不恭的儿子,一个孤独无依、患上老年痴呆的父亲,生活让他们分开,命运又把他们紧紧捆绑在一起。从最初的敌视,默然到逐渐地心灵接近,逐渐地找到他们曾经共同拥有的爱和力量,这对活宝般的父子携手面对着属于他们的风风雨雨、悲欢离合与人生百态,他们不离不弃。儿子海皮落魄地回到家乡,突然面对着不再认识他的父亲,他以为这会是一场父子之间战争,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这不是战争,而是我们终将面对的命运和成长历练。海皮开始学会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嘿,老头!第8集剧情

老头被木成误伤

刘海皮与老贼带老头到公园外散步,老头自己一个人转着圈玩了一上午。连续三天,刘海皮与老贼都撑不住了,趁老头睡着时,刘海皮自己来到医院问医生怎么能快速治好老头的病,医生告诉他这病没有快速的治疗方法,唯一的原则就是不能让老头受刺激,就算老头闹腾也要顺着他,必须要百依百顺。

老贼提议让老头自己出门,他们在老头衣服上缝了一块布,上面写着帮助老头回家以及刘海皮的联系方式。隔天刘海皮带老头上街,老头自己刚没走几步就让一大群人围住了,大家看到老头身上的布就要打电话,看着父亲像是被耍的猴儿一样被众人包围,刘海皮赶紧上前把老头身后的布撕掉,并把老头带回了家。

刘海皮带老头出去遛弯,老头突然说自己是开火车头的,还准确地叫出了刘海皮的名字,刘海皮觉得老头并没有把以前的事忘光,他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想起来而已。

易母来刘海皮家看望老头,为了加强老头的记忆力,刘海皮让老头给易母讲个故事。看到老头痴呆的模样,易母很是难过。易母与刘海皮聊天,她让刘海皮好好照顾易爽,刘海皮只好坦白之前他是假装易爽的未婚夫。

木成公司召开董事会,董事会成员都是木成的七大姑八大姨,一群阿姨看到易爽就不停地找易爽的茬,脾气火爆的易爽与她们打了起来。刘海皮忽悠木成,他劝木成开拓国外市场并把易爽派到美国去,木成很赞同他的提议。

老贼带着老头到木成的公司找刘海皮,结果碰上木成的七大姑八大姨与易爽打架,老头不小心被木成误伤,大家赶紧把老头送到医院。晓然老师带吴大爷来医院看病,正好碰上刘海皮,刘海皮告诉她老头被人误伤了,晓然老师很是担心,她想带老头回养老院,醒过来的老头表示自己愿意跟刘海皮在一起。

易爽来到公司找木成要老头的医药费,她本想讹木成一笔钱,结果木成突然哭了出来,看到木成哭,易爽只好把肩膀借给木成依靠并鼓励木成男人一些。

嘿老头第1集剧情介绍

刘海皮回家险被父亲扔鞋

刘二铁是一名退休火车司机,退休的生活稳定祥和,刘二铁经常去一个路边摊吃打卤面。一次吃完打卤面刘二铁在街上迷了路,易爽戴着墨镜在街上遇到了刘二铁,刘二铁是易爽的长辈,易爽一眼认出了刘二铁,刘二铁没有认出戴着墨镜的易爽,易爽只得摘下墨镜让刘二铁细瞧,刘二铁一眼认出了摘下墨镜的易爽,易爽亲密的牵着刘二铁的手往刘家走去,路上易爽向刘二铁问起刘海皮的情况,刘海皮是刘二铁的儿子,刘二铁提起儿子就来气,刘海皮长年在外要么很少回家,要么就是冷不丁忽然回家一趟。

刘二铁谢过易爽回到家中,易爽是女大十八变已经变得比年少时期更为漂亮,刘二铁坐到桌前忽然发现桌上放着一碗面,忽然出现的面令刘二铁百思不解,为了知道是谁将面条放在桌上,刘二铁出门找到卖面摊主提起家中出现面条的事情,摊主见刘二铁糊里糊涂连自家何时出现一碗面也记不清楚,脸上升起哭笑不得的神色劝说刘二铁去医院检查一下脑部。

刘二铁回到家中想喝酒,由于手指抖个不停,刘二铁只得用两只手握紧酒瓶往嘴中灌酒,好不容易喝了一口酒,刘二铁拿起酒瓶坐到椅子上往口盅里面倒酒,在倒酒过程刘二铁发现双手始终抖个不停,虽然双手已经出现问题,但刘二铁还是顺利倒完酒喝了几口坐在椅子上慢慢休息。

刘海皮坐在酒吧里面弹奏吉它,易爽来到台下呼喊刘海皮,刘海皮看清了易爽喜出望外放下吉它来到台下,易爽浓妆艳抹时尚靓丽,刘海皮目不转睛打量易爽。

易爽数落刘海皮已经七八年不跟她电话联系,刘海皮提醒是易爽当年抛弃了他。

刘二铁喝醉酒趴在桌上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刘二铁苏醒过来发现儿子刘海皮出现在客厅里面,刘海皮已经很久没有回家,刘二铁恢复意识勃然大怒冲刘海皮扔掷物品,刘海皮吓得一个激灵起身应付父亲刘二铁。

刘二铁扔了物品依然不解气想脱下鞋子往刘海皮身上扔,刘海皮眼疾手快强行为父亲刘二铁脱下了鞋子,刘二铁没了鞋子只得质问刘海皮为何手机经常关机,刘海皮向父亲刘二铁解释手机收不到信号。

刘二铁不相信刘海皮的话扬言住进敬老院,刘海皮不为所动提醒父亲刘二铁想去敬老院就赶紧去。

易爽将身穿快递服装的刘海皮带到公司,上级领导数落易爽带无关人士进入公司内部。

嘿老头第2集剧情介绍

刘海皮成为易爽的冒牌男友

易爽到刘海皮居住的房间玩耍,刘海皮想亲吻易爽,易爽没有跟刘海皮亲吻。

刘二铁到医院检查自己是否患上老年痴呆症,一个女医生向刘二铁提出一些问题,刘二铁情绪不太稳定跟女医生吵了起来,女医生来了火气唤来保安强行带走了刘二铁。

刘二铁从医院出来回到小区外面,几个老友提醒刘二铁不久之前曾经同意请众人喝酒,刘二铁头脑一片空白记不起曾经答应请老友们喝酒,老友们认为刘二铁是故意装糊涂赖账。

易爽想跟刘海皮做假情侣,刘海皮计上心来提醒易爽用假情侣骗人的方式太俗,与其做假情侣倒不如直接来个闪婚真正结婚。

易爽没有上刘海皮的当只想当假情侣,刘海皮苦口婆心劝说易爽闪电结婚,易爽心中升起不悦向刘海皮述苦,易母准备离家出走浪迹天涯,易爽想事一个假男友回家劝阻母亲离家出走。

刘海皮同意冒充易爽的男友去易家见易母,路上刘海皮觉得自己的形象不太好得换一身衣服,易爽虽然猜出刘海皮想借换衣服的理由买新衣服,但也只得带着刘海皮来到一家服装店购买新衣服。

两人买完衣服到餐厅吃饭,刘海皮涛涛不绝跟易爽说了一大堆话,易爽因为在刘海皮身上花了一些钱闷闷不乐,刘海皮不以为然继续怂恿易爽吃完饭再去其它地方消费。

刘二铁到敬老院查看居住环境,一名工作人员带着刘二铁在敬老院转悠。

易爽带着刘海皮来到易家楼下,易母从楼上走了下来,易爽悄悄藏到拐角处,刘海皮站在楼梯口等侯易母下楼,易母下楼顾着唱歌没有发现刘海皮,刘海皮干咳一声吸引易母的注意,易母转过身子认出了刘海皮,刘海皮是易爽的发小,易爽趁机从拐角处走出来向母亲介绍刘海皮的身份,易母得知刘海皮成了易爽的男朋友,先是吃了一惊接着狂笑不止。

刘海皮在易爽的陪同下到易家做客,易爽姐姐只觉刘海皮忽然成为易爽的男朋友有些不可思议,易母因为易爽有了男朋友当场提议三个儿女分家。

三个儿女因为分家的事情发生争吵,刘海皮充当和事佬圆场,由于说话没有分寸刘海皮越说越乱,坐在一边的易爽一见情况不妙赶紧提醒刘海皮不要再说话。

嘿老头第3集剧情介绍

刘二铁住进敬老院

刘海皮在易爽的陪同下到易家做客,易爽姐姐只觉刘海皮忽然成为易爽的男朋友有些不可思议,易母因为易爽有了男朋友当场提议三个儿女分家。

三个儿女因为分家的事情发生争吵,刘海皮充当和事佬圆场,由于说话没有分寸刘海皮越说越乱,坐在一边的易爽一见情况不妙赶紧提醒刘海皮不要再说话。

夜幕降临,刘海皮与易爽等人坐在路边摊吃宵夜,一行人边喝边聊气氛融洽,易智即将参加体育运动比赛,易母语重心长提醒易智不要太功利,不管易智参加体育比赛是胜是负,易母都会全力支持易智。

刘海皮回到家中不见父亲刘二铁,刘二铁不知去了何处家中空无一人,刘海皮坐到一张椅子上悠然自得休息,一个警察快步来到刘家里面二话不说揍了刘海皮一拳。

警察的名字叫方子,刘海皮挨了方子一拳只觉莫名其妙,方子教训刘海皮的原因是因为刘二铁已经前往敬老院居住,刘海皮来到敬老院找到了父亲刘二铁,刘二铁抱着一个娃娃像是没有认出刘海皮,刘海皮认定刘二铁是在装糊涂,刘二铁抱着娃娃就是不肯跟刘海皮走。

刘海皮认为刘二铁喝多了酒失去意识不认识他,刘二铁嘴中没有酒气,刘海皮吃了一惊方才意识到父亲刘二铁很有可能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因为患上老年痴呆症,刘二铁在马路上睡了几天。

刘海皮找到一个女医生问起刘二铁生病的事情,刘二铁已经记不起亲友,刘海皮没有在女医生面前透露跟刘二铁的父子关系,而是谎称是刘二铁的侄子,女医生信为真拿出跟刘二铁相关的资料,刘海皮看不懂资料内容回到客厅坐在刘二铁身边。

刘二铁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中正在播放西游记,刘海皮坐在椅子上心神不安,刘二铁冲着刘海皮露出微笑递了一张贴纸给刘海皮,刘海皮从刘二铁手中接过贴纸贴在鼻梁上,不久之前刘海皮被方子击了一拳鼻梁受伤忘记治伤,刘二铁虽然患上老年痴呆症却意识正常懂得送贴纸给刘海皮贴伤。

刘海皮向方子以及另一个朋友透露几年以来的生活,其实刘海皮没有到太远的省城工作一直就在市内,由于工作不顺利刘海皮很少回家。由于父亲刘二铁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住进敬老院,刘海皮自知难脱责任向方子讲述几年以来的坚辛生活。

嘿老头第4集剧情介绍

易爽怀孕

刘海皮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电视里面播放一部动画片,动画片里面出现祖孙三口人,一个女人旁白解说动画片发生的情景。

在某个偏远的山区一直延续老人老了就被儿子背到山中自生自灭的规距,一个中年男子将年迈的老父背起准备进入山中,年幼的儿子跟在父亲身后提醒父亲保管好篓子,等到父亲老了的时候,儿子也想将父亲背到山中自生自灭。

刘海皮看完动画片心灵极度震撼意识到得好好照顾父亲刘二铁,刘二铁在刘海皮的带领下到路边摊吃宵夜,在吃宵夜的过程中刘海皮问起刘二铁以前做过什么事情,刘二铁记起自己以前是火车司机,刘海皮又问刘二铁是否认识他,刘二铁记忆丧失形容刘海皮是一个酒鬼,刘海皮见父亲刘二铁果然认不出他,只得带着父亲回到家中休息。

易爽晚上站在房中贴面膜,易母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一脸好奇看着易爽,易爽面色平静向母亲透露她已经辞职的事情,易母吃了一惊不敢相信易爽已经辞职,易爽计上心来盘问母亲是否愿意收留她,如果母亲不愿意收留她就立即搬走,易母见易爽不像是开玩笑,心中升起焦急赶紧表态愿意收留易爽。

刘海皮陪父亲刘二铁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中正在播放西游记。易爽陪母亲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里面正在播放一部韩剧,易母被韩剧情节感动面色悲痛想流眼泪,坐在旁边洗脚的易爽哭笑不得认为母亲太幼稚。

夜色已深,刘海皮领着刘二铁进屋睡觉,刘二铁在刘海皮的帮助下爬到床上躺好,刘海皮离开房间关熄电灯回到客厅躺下。

刘二铁在下半夜起床拿着一盏电筒来到客厅东照西照,刘海皮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没有察觉到父亲刘二铁已经起床。

刘二铁举起手电照射刘海皮,刘海皮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看着刘二铁,刘二铁在刘海皮面前提起李克花,李克花是刘二铁的妻子,刘海皮见父亲刘二铁记起母亲的名字,脸上升起惊讶回房拿来母亲的相片给父亲辩认。

孙大妈与易氏母女吃饭,在吃饭过程孙大妈为易爽把脉,把完脉孙大妈提醒易爽已经怀孕。

刘二铁坐在敬老院的房间里面休息,几个年轻女义工来到房间里面准备为刘二铁洗脚洗头发。

嘿,老头!第5集剧情

刘海皮为易爽找到了工作

易母特意在家给易爽熬安胎药,刘海皮希望自己能跟易爽假戏真做,他让易爽多考虑下他,易爽表示自己不会跟他在一起,并让他死了这条心。

易爽以要找工作为由出了家门,临走前她让刘海皮将安胎药解决掉,刘海皮趁易母出去时大口地喝着汤药,易母因为忘带手机返回家中时看到刘海皮正在喝安胎药,她赶紧拦下了刘海皮。

刘海皮知道自己无法虏获易爽的心,便改从易母身上下手,他告诉易母,自己现在很想与易爽结婚,可易爽就是不肯。刘海皮问易母是否有家中的户口本与易爽的身份证,他想拿着证件一个人先到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

易母怀疑其中有诈,她问刘海皮是否真的爱易爽,刘海皮摸着胸口表示自己一颗心全在易爽身上。易母知道刘海皮人品很好,虽然没车没房,但能看出来他对易爽的爱,易母同意两人的婚事并催促刘海皮赶紧与易爽结婚

说是出门找工作的易爽实际上来到了养老院,她陪着老头玩了一会儿,看着越发苍老且因为老年痴呆而变傻的老头,她很是难过。

易母与刘海皮一同逛超市,易爽气势汹汹地找到他们,她把刘海皮拽到一旁,质问刘海皮为何哄骗易母,让易母以为他们要结婚。刘海皮是真的喜欢易爽,他想趁此机会与易爽再续前缘,易爽坦白道自己只把他当做好哥们,她不能与哥们结婚。

刘海皮去一家医疗器械公司送快递,他先与前台小姐打好关系,接着又见到了该公司的老总木成。刘海皮想把易爽推荐到木成的公司上班,可木成表示自己公司不缺人,刘海皮夸赞木成为人淡定,这正好说到了木成的心坎里。

木成约刘海皮一同喝酒,他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都告诉了刘海皮,两人聊的甚欢,还称兄道弟起来。隔天刘海皮带着易爽来木成的公司应聘,木成一眼就相中了易爽,他表示自己的公司只是专门买轮椅的,他怕易爽瞧不上他们公司,最后木成以每个月底薪七千外加提成并包车费、饭费、电话费的条件成功留住了易爽。

嘿,老头!第6集剧情

老头被误认为是小偷

吴大爷在养老院里大喊大叫道老头偷他手表,正好赶上刘海皮来养老院看老头,见此情景刘海皮与晓然老师赶紧上前询问具体情况,吴大爷一口咬定是老头偷了他的手表,刘海皮觉得老头没必要去偷人东西,他只好与晓然老师先稳定吴大爷的情绪。

刘海皮看见老头手上戴了两块表,他只好偷偷地将老头手上多出来的那块表摘下来放在自己兜里,接着他让吴大爷去搜老头的身。没找到表的吴大爷回到屋里继续翻找,这时刘海皮趁乱将表戴在吴大爷的手上,吴大爷误以为是自己老糊涂了才发生了这样的蠢事。

安抚好老人们的情绪后,晓然老师夸赞刘海皮手很快。刘海皮在养老院一直以老头的侄子自居,晓然老师让他尽快联系上老人的儿子,如果老人与儿子一起生活,对治疗病情会有帮助。刘海皮念叨老头怎么突然有了小偷小摸的习惯,如果再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变成惯犯,他越发地担心老头的病情。

易爽告诉易母因为她不想结婚,所以与刘海皮和平分手了。易母劝易爽不要耍小孩脾气,刘海皮是真心对她好。

易爽在木成的公司卖轮椅,她把轮椅带回家打算拍照放在网上卖,刘海皮与易母看到轮椅觉得很是新奇。刘海皮让易母坐在轮椅上,他推着易母去逛超市,到了超市后易母看到想买的蔬菜水果本能地站起来挑选,吓了路人一跳。

晓然老师带着养老院的老人们也来逛超市,结账时老头一过安检就滴滴地响,保安人员要带老头去保安室,刘海皮恰好遇到他们,他赶紧出面帮老头解决此事。超市工作人员执意要看监控,可监控系统突然出现了问题,刘海皮搜遍了老头全身都没发现老头偷了什么。

一行人再次回到安检处,刘海皮这才发现原来是老头手中抱的娃娃上面不小心贴了一个物品的价签,超市工作人员立即向他们道歉。

易爽听说有人污蔑老头是小偷,她放下手上的工作就赶到了养老院。易爽让刘海皮尽快把老头接回家来,别让老头在养老院再受到任何委屈。

嘿,老头!第7集剧情

刘海皮将老头接回家住

刘海皮收拾好老头的行李,把老头从养老院接回了家。易母很担心刘海皮与老头,易爽觉得老头病的这么严重,照顾老头是最重要的事,其他的事都先放放,易母问起易爽与刘海皮的婚事怎么办,易爽敷衍道现在一切以老头为主。

刘海皮去医院咨询医生要怎么照顾老头,医生告诉他亲情是对老头病情的最好治疗方法,恢复老头的记忆是个漫长的过程,像老头这种病几乎不可能痊愈,医生让刘海皮做好心理准备。

为了按照养老院的标准给老头做菜,刘海皮出门去菜市场,他把老头一个人留在家。易爽来到菜市场陪刘海皮挑菜,易爽问他为何老头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还有心思忽悠易母,让易母撮合二人。

刘海皮是真心喜欢易爽,可他觉得易爽现在有些玩弄他的感情,易爽认为两人目前的重点是相爱。老贼来家里看老头,他求老头收留他两天,老头搬出来个板床给老贼住。

刘海皮回家看到老贼正在跟老头跳舞,刘海皮赶紧把老贼拽出来问他为何又来蹭吃蹭喝蹭住,老贼表示自己跟家里人吵架了得在这里住两天。刘海皮本不想收留老贼,他表示如果老头肯留下老贼,他就让老贼住在这儿。

刘海皮问老头,如果让老贼住在家里,家里的好吃的就要被老贼分走一部分,尽管如此,老头还是点头同意了。晚上等老头睡着后,刘海皮与老贼在一起喝酒聊天,看着老头现在的样子,老贼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隔天老头六点准时起床让刘海皮带他遛弯吃早饭,刘海皮只好忍着宿醉陪老头出门。两人在小摊吃完豆腐脑,老头突然抢了路边小孩手里的养乐多拿给刘海皮,刘海皮赶紧还给小孩。

刘海皮告诉老头如果有想吃的想喝的直接跟他说,不要随便抢别人东西。老头傻傻地笑着表示他只是觉得养乐多好喝,所以拿给刘海皮喝。

嘿,老头!第8集剧情

老头被木成误伤

刘海皮与老贼带老头到公园外散步,老头自己一个人转着圈玩了一上午。连续三天,刘海皮与老贼都撑不住了,趁老头睡着时,刘海皮自己来到医院问医生怎么能快速治好老头的病,医生告诉他这病没有快速的治疗方法,唯一的原则就是不能让老头受刺激,就算老头闹腾也要顺着他,必须要百依百顺。

老贼提议让老头自己出门,他们在老头衣服上缝了一块布,上面写着帮助老头回家以及刘海皮的联系方式。隔天刘海皮带老头上街,老头自己刚没走几步就让一大群人围住了,大家看到老头身上的布就要打电话,看着父亲像是被耍的猴儿一样被众人包围,刘海皮赶紧上前把老头身后的布撕掉,并把老头带回了家。

刘海皮带老头出去遛弯,老头突然说自己是开火车头的,还准确地叫出了刘海皮的名字,刘海皮觉得老头并没有把以前的事忘光,他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想起来而已。

易母来刘海皮家看望老头,为了加强老头的记忆力,刘海皮让老头给易母讲个故事。看到老头痴呆的模样,易母很是难过。易母与刘海皮聊天,她让刘海皮好好照顾易爽,刘海皮只好坦白之前他是假装易爽的未婚夫。

木成公司召开董事会,董事会成员都是木成的七大姑八大姨,一群阿姨看到易爽就不停地找易爽的茬,脾气火爆的易爽与她们打了起来。刘海皮忽悠木成,他劝木成开拓国外市场并把易爽派到美国去,木成很赞同他的提议。

老贼带着老头到木成的公司找刘海皮,结果碰上木成的七大姑八大姨与易爽打架,老头不小心被木成误伤,大家赶紧把老头送到医院。晓然老师带吴大爷来医院看病,正好碰上刘海皮,刘海皮告诉她老头被人误伤了,晓然老师很是担心,她想带老头回养老院,醒过来的老头表示自己愿意跟刘海皮在一起。

易爽来到公司找木成要老头的医药费,她本想讹木成一笔钱,结果木成突然哭了出来,看到木成哭,易爽只好把肩膀借给木成依靠并鼓励木成男人一些。

成都运输公司

南充货运

重庆到乌鲁木齐大件货运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