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九短篇故事集1111111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5:26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人死了以后,会去哪?“天堂还是地狱, 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问题。”我是一名普通少年,今年13岁。名叫魏晨,小名叫晨晨。

三天前,老家传来噩耗,说居住在农村的爷爷去世了。虽然父母和长辈们都比较伤心,可惜人生老病死,这是谁也躲不过去的一道坎。命里注定几时,去阎王那报道。

爷爷去世那天,我当时还在学校上课,父亲直接给班主任打了电话。父亲开车在学校门口等着我,我连书包都没来得及收拾,就被老师提出教室。

我心想不好:最近和小胖打架了,难道他打小报告了?我像只无头苍蝇一样,被整的摸不着头脑。只能跟在老师身后,走出教室。

女老师姓李,是我班主任。人都说漂亮女人心肠如蛇蝎,在些词。用在李老师身上在合适不过了。她带我到楼道内,告诉我:魏晨,老师叫你出来,是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先答应老师,当你知道这件事后,你不会哭。

我听到这里这话,心里都快扭成麻花了:我哭着对老师说:李老师!小胖不会被我打成内伤了吧,他是不是快死了?“是...他要抄我作业,我没答应他!”他骂我...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李老师微微一笑,你们打架的事情,等你回来在解决,“魏晨,你爷爷去世了!”你爸爸在学校门口等你呢,你答应老师,这件事情,不会影响你的学习成绩。

我舒了口气,李老师您放心,期末考试,我还是全班第一!我眉头一皱,随口问道:那李老师,小胖怎么今天没来上课?

李老师笑着说,周伟啊,他爸爸昨天夜里给他请假了,说他全身起水痘了。要去医院检查打针,应该是皮肤过敏。没什么大事,可能下午就回来上课了。

李老师推了我肩膀一把,说道: 去吧,你爸爸在门口等你呢,别让他等急了。我点点头,跑出楼道时,回头准备向李老师挥手再见。

突然感觉李老师身旁多出一个身影,楼道内光线不好,我也看不出来是谁。就当李老师抬手再见时,她身旁的黑影也抬手示意再见。看那黑影体型,有点像小胖周伟!

我不在墨迹了,跟老师拜拜后,走出校园,老爸早在车前等候多时,看见我晃晃悠悠漫步一样走出来,老爸向我挥手并且朝我喊道:晨晨跑快点!你爷爷快不行了!

我听到老爸这话,一路冲刺钻到车内,叹了口气,心想;这下能好好玩几天了,学校枯燥乏味的日子实在不好过。农村夏天好玩的东西可多了!想想都开心。

我坐在后排,通过后视镜看见驾驶座上的老爸眉头紧锁,愁眉苦脸。我就想起最近老爸经常打电话,提起的一件事。 爷爷的葬礼,必须葬在祖屋内!屋内所有物品不许乱动!

我爷爷生前是一名道士,对于风水有一些研究,在农村都是小姨在照顾。我奶奶腿脚不好,平时去市场买菜都要走半个多小时。更别提照顾我爷爷生活起居了。

我老爸早些年,想接爷爷奶奶到县里来住。结果每次都被爷爷拒绝了,说城里不方便,也不认识啥人。想出门找人聊天都不知道去哪。

还有楼房太高,爷爷有恐高症。最后没办法,只能留下爷爷和奶奶继续住在农村祖屋。我坐在车内,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天色已经暗淡。老爸把车停在租屋门前老柳树下,我迷迷糊糊就被老爸摇晃叫醒,“晨晨!醒醒啊,咱们到了”

我下车跟着老爸往租屋走去,门前院子已经被临时搭起了帐篷,这是临时简单灵堂,搭建这个棚子主要是为了,摆放花圈,摆放一些扎纸的物品,万一下雨了,这些东西可是会被琳坏的。

我来到租屋大厅,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爷爷最后一刻。老爸拉着我来到爷爷卧室,床上躺着奄奄一息的爷爷,床头旁边站着一位道士,这人可不会什么道法,他只是来主持丧事的司仪。

剩下一些人,都是我家直系亲属,八大姨那些亲戚都在客厅。我和老爸刚跨入门槛,道士一声利喝:活人让路!不要挡路!道士这话一出口,我奶奶第一个就哭了。

老爸牵着我的手站在了旁边,眼前腾出一条小道,从门前一直到床前。我甚至看清了爷爷的面孔,安详?给我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道士继续口中念词:仙人归位,不留阳间事,家人莫回头!

我贴在墙边,家人全部面朝墙壁,像是在让灵魂出去。

我的耳边传出细微的声音:魏晨!你回头看啊!你快回头看啊!

我被耳边声音吸引过去,猛然回头;看见爷爷脸色发紫,正在朝我走来。而且还面带微笑,床上爷爷的尸体突然睁眼。吓的道士退后一步,指向我;小兔崽子!赶紧转过脸,别看了!

我听见道士的喊声,速度转向墙壁,耳边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发出:“晨晨....回头...看看..爷爷”我抓起老爸的手,感觉老爸手心也出了不少汗。

在墙边站了大概5分钟,道士示意所有家属可以转身过来了。亲属一片哭喊声,我爷爷的魂魄已经离开这个房间了。

可就当我靠近爷爷尸体时,突然看见在房顶有一件红色衣服,飘在爷爷尸体上方。我吓的连连后退几步。一声尖叫,跑出爷爷卧室。

道士急忙抓住我的手臂,问我: 你看见什么了? 是不是一件红色旗袍?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道士,点了点头;是....是一件红色衣服,就飘在爷爷尸体上面。那是什么?是爷爷的魂魄吗?

道士摇了摇头,在一旁自言自语:完了!该来的还是来了!这只冤鬼,都已经过去50年了!它居然一直你爷爷身边啊,看来你的小命是快保不住了!

(突然有事——各位请留言)

---- 作者寄语:《道士之路》———落水.纸鸢

广州市天河区代写投标书的公司写一份标书多长时间

漯河电缆保护HDPE硅芯管铺设环境要求

小型螺杆式注浆机螺杆泥浆泵

木塑廊架护栏木制凉亭木塑廊架定制木塑廊架爱瑞德

天津双层邦迪管生产厂家/汽车油管冰箱空调管

南京市微电子百级无尘车间定制上门安装

驻马店广告牌无损检测立柱结构超声波检测第三方

临沂CPVC电力管强电工程的应用

江铃冷藏车5米6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