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PE历囧记风投冬天已来临

发布时间:2020-02-12 18:52:34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募资潮系列报道 之1

“钱越来越不好找,冬天可能真的要来了!”

近几个月来,南都记者辗转采访多家本土人民币PE,均从其基金合伙人口中不断听到类似的感叹。与前两年各家人民币PE几乎每年募一期、一期规模动不动就超过10亿的火爆行情相比,今年的新募资不仅体现在周期的延长和规模的缩小,更严重的是,原本已经完成募集但要分2-3期到账的基金,也出现了因个人LP反水而导致资金无法到位的情况。

新钱进不来,原以为落入口袋的钱还在减少,这让靠管理费和业绩分红为生的P E投资团队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肉搏”募资。与此同时,尚处在萌芽期的民营母基金(FOF)也开始从中寻找发力机会。

募资青黄不接

“募资难?是前两年太容易了吧?!”一提起这个最近行业内的热门话题,柳阳就笑着对南都记者说。柳阳,杭州鼎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他同时也是另一只民营母基金(FOF)的合伙人。这样的双重身份,让他对于行业内盛传的“募资难”现状有着颇为不同的看法。

在柳阳看来,2009年10月创业板开板所创造的财富神话,的确给当时部分PE机构带来了超乎人们想象的回报,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于PE行业整体回报率的预期变得愈发高涨。这一投资心理的变化,叠加上当时“四万亿计划”的刺激作用,最终引发了大量热钱涌入PE行业。

另一个民间游资进入PE市场的明显标志是在2010年和2011年这两年间,不仅有大量的商业银行和第三方理财机构将各种各样的PE基金包装成高端理财产品推荐给客户,同时诸如房地产或外贸行业背景出身的个人出资人进入PE行业的也不在少数。

“这些人多多少少带着一点投机的心态。一方面,心想着明年后年还能从银行拿到同样数额甚至更多的贷款,所以手里的这笔钱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拿来做投资;另一方面,也是被一些PE机构在宣传回报时被误导了。”宁波一家民营母基金合伙人韩飞翔向南都记者这样描述这群个人LP的心理。

可以说,正是这种不成熟的投资心理,为眼下募资难的现状埋下了伏笔。

经过2010年和2011年两年时间,创业板上那些曾经的“财富神话”或以跌破发行价或以市值对折萎缩的方式宣告破灭,人们对于PE机构的回报预期也开始迅速回落。“当很多人回过头来发现,用五到七年的时间来换取两三倍的回报,好像也不是特别具有吸引力之后,那些潜在的出资人率先悉数捏紧了手中的钱袋子,于是,商业银行和第三方理财机构也跟着调低了推波助澜的热情”。

不过,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进入2012年,受到经济大环境迟迟未转暖的影响,地产、外贸等行业形势急剧转恶,那些自身企业资金流开始吃紧的个人LP们为保主业,不得不停止继续投资的步伐,有的甚至急于撤出已投入的资金。

韩飞翔向南都记者表示,他所在的那只母基金已经与国内三十余家PE/VC机构建立起长线联系,一旦出现个人LP第二期第三期资金无法到位,这些机构就会在第一时间通知韩飞翔,询问他是否考虑接盘。截至目前,韩飞翔所在的母基金已操作过多起此类接盘。这尽管对民营母基金来说,是个迅速抄底进入市场的好机会,但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PE机构在募资环节面临的重重障碍。

按照经纬中国管理合伙人徐传陞的说法,中国的PE行业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起步,经过近十年的狂飙突进,突然掉进了一个青黄不接的困境中:投资人还没有完全成熟,募资和退出的渠道也不够宽广,整个基金也还没有很好的业绩来证明自己有好的退出,而募资不过是这一困境的表象之一。

内外征战 急抱“大腿”

“募资的问题,仅是行业进入调整期的一个开始。不过,很多走势已经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深圳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罗飞意味深长地说。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在2010至2011年两年间,共有280只可投资于中国大陆地区的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完成募资,总募资金额达340.86亿美元。但这一数字也同样反映出,人民币PE基金虽数量众多,规模却不大的特点。

“你几乎可见,在市场最热的那两年,只要有些背景,或是有忽悠能力的团队几乎都能募到一点儿钱。不能否认这样的团队一定投不出好案子,但从募资的角度来说,这一两年间突冒出来的许多小团队,最终或因缺乏持续募资的能力而走向枯萎。”青云创投董事总经理徐政军如是对南都记者说。另一方面,对于那些已经积累起一些品牌效应的投资团队来说,现在则正在使出浑身解数,备粮过冬的关键时期。

据南都记者了解,以九鼎投资和鼎晖投资为例,二者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将原有募资部门独立出来,成立财富管理中心的做法。鉴于上述两家基金公司均拒绝了南都记者的采访,有业内人士猜测,九鼎和鼎晖这样做的动机,一来可能是过去长期通过第三方理财机构和商业银行募资,对高昂的发行费用不堪重负,因此改为亲自上阵;二来也可能是期望借助自建募资渠道,而与LP们达成更直接有效的沟通。

与九鼎和鼎晖决意继续深耕本土LP市场不同,近年来,也有不少纯本土DNA的人民币PE机构开始尝试性地征战海外LP市场。这其中既包括了曾经募集过美元基金的永宣创投和达晨创投,也陆续添加进了中科招商、同创伟业、东方富海等正在或计划募集美元基金的本土PE机构。

徐传陞向南都记者预言,“再过三五年,国内的PE机构将不再严格区分为谁是人民币基金、谁是美元基金,同时管理两个币种的基金将成为各家主流PE机构的标配。”

不过,在纪源资本合伙人符绩勋看来,纯本土人民币PE投资团队要征战海外LP市场却并非易事。首先,以美国为例,2008年后虽经政府多轮经济刺激政策影响,但LP们的投资策略仍偏保守,总出资额不大且分散到多个投资团队成为主流。“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多为机构LP,具有持续投资的能力,而不会像国内的个人LP一样,一下子全涌进来又一下子都退出去。海外机构LP有自己的一整套投资组合,通常来说,投放到PE这块的资金不会超过其总资产的20%。”符绩勋对南都记者说。

其次,如果没有海外募资专业背景人员的配备,纯本土的人民币PE投资团队也很难真正打入海外LP圈子。南都记者了解到,以参与京东商城最新一轮融资的安大略教师退休基金为例,它同时也是很多PE的LP,而像这样资金实力雄厚(旗下管理资金超过1100亿美元)、资产负债期长、能提供像IPO募资这类长期资本的基金,非一线美资G P很难联系并获得它们的青睐。

同时,外资LP对投资团队的要求也相对较高。徐传陞坦言,除了更关注投资团队中早期而非Pre-IPO的投资能力,在投资前需要完成极为详细的尽职调查之外,外资LP亦格外关心投资团队内部业绩分红的比例,即Carry怎么分。

“Carry的分配比例,是最直接判断一个投资团队内部哪些合伙人居于核心地位的标准。外资LP希望看到最核心的合伙人拿到最大比例的Carry,这样不仅有助于整个投资团队的稳定,而且在投资风格上也不会轻易发生变化。”徐传陞向南都记者解释,“有的外资LP还可能在投资合同里约定,如果哪几个核心合伙人离开,它们将有权解散这支基金。”说完这些,徐传陞耸耸肩自语道,“没办法,谁都知道外资L P更稳定可靠,但你要拿到他们的钱,就必须符合他们的要求。”

而就目前情势来看,或许正如深圳达晨创投总裁肖冰所言,如果能傍上社保基金或是其他商业保险机构这样的“大款”作LP,自然是最稳妥而安全的过冬方案。只可惜这样的“大腿”,受到其对于投资团队注册资金规模、管理资金规模以及退出项目数量等硬杠杠的限制,并非众多中小型人民币PE机构能抱得上的。

2014,揭晓谁在裸泳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曾发微博断言:未来几年的投资行业,将有超过50%的投资机构会关门大吉;超过70%的行业人员会解甲归田,换行业;15%的投资机构会赚85%的退出回报。言下之意,PE行业的寒冬,尚未真正来临?

洗手液检测

消字号备案

深圳圆梦计划条件

阀门保温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