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建立鄂中六县独立政权的另类抗日将军是谁【人物风云】

发布时间:2019-09-29 10:59:55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王劲哉,原名王步礼,1897年出生于陕西省渭南县(今渭南市)阳郭镇康坡村一个贫农家庭。他自幼胆识过人,崇武厌文,喜爱舞枪弄棒,二十岁即进入西安讲武堂学习军事。1925年,王劲哉进入陕西靖国军任连长,后加入杨虎城的第17路军,从营长一直升到西北军第38军第17师第49旅旅长之职。由于他作战勇敢,身先士卒,常常手挥大刀上阵搏杀,在军中赢得了一个响亮的外号——“王老虎”。王劲哉率部先后参加了上海、南京、九江、武汉等会战,出生入死,战功卓著。特别是在鄂中的江汉平原坚持抗战长达五年之久,留下了许多功过是非,令人无限感慨,难予评说。

1938年10月,旷日持久的武汉会战以日军占领武汉而告终,在九江乌头镇阻击日军战斗中损失惨重的第128师王劲哉部受命开赴鄂南的咸宁、蒲圻(今赤壁市)一带休整补充。这时候,王部建制较完整的382旅李俊彦部被汤恩伯调往河南补充其他部队,余部连同师部和轻、重伤员在内已不足800人。王劲哉来到鄂南不久,汤恩伯又命令他撤到湖南浏阳训练新兵。王劲哉这次没有买汤的帐,认为抗战应该主动出击,一味消极退却,就是退到陕西老家去,也抵挡不了日本人的进攻。于是,他坚持呆在鄂南,拒不撤离,还在鄂南等县收缴了当地的地方自卫武装,以充实自己的部队。其间,中共鄂南特委从团结大局出发,派田任秋、张进为其组建了师政治部。

历时五个月之久的武汉会战是一次规模空前、悲壮惨烈的大战役,双方先后投入上百万的兵力。战役结束后,以武汉为圆心的广大战场上丢弃了大量的枪支弹药,很多武汉会战后的溃散部队、土匪利用这些武器拉起了队伍。不到半年的时间,在长江两岸中日两军的交错地带冒出了几十股大大小小的地方武装团体,规模较大的有几千人,小的有百十来号人,最小的也有几十人。这些武装力量都不约而同地扯起抗日救国的旗号,有的开展敌后游击战;有的成为鄂中各县政权的保安部队;其中也有一些土匪性质的武装,拥兵坐大,而且杀人越货,胡作非为,老百姓深受其害。看到这些武装割据、群龙无首一盘散沙的局面,在军界摸爬滚打近二十年的王劲哉深知这正是扩军壮大自己的好机会。1938年冬,他率部从蒲圻北渡长江,乘虚进入当时日军还没占领的洪湖(当时是沔南地区)、沔阳(今仙桃市)地区,采取硬吃、诱降的方式,将这些武装一个个收服。

不到一年的时间,队伍滚雪球般地迅速扩大为十五个团,一年后又扩大为三十个团近三万余人,基本上形成了以洪湖为中心,逐步扩大到沔阳、天门、潜江、监利、汉川、江陵等六个县的抗日作战的正面战场,其势力还曾发展到云梦、华容、汉阳等地,建立起了一个十分独立、十分特殊的抗日根据地。王劲哉占据鄂中六县之后,驻节恩施的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曾想节制他,被他一顿痛骂,其桀骜不训的本性令陈诚觉得难以驾驭而只好罢手;他隶属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驻节鄂北老河口)对王也无可奈何,调不动他的一兵一卒;国民党江防军司令郭忏虽然名义上是王劲哉的顶头上司,却根本控制不了他,只好对他放任自流。这时候的王劲哉对国民党的消极抵抗非常失望,而且对先前分散瓦解他的部队十分不满。于是,他决定走自力更生、独立抗战的路线。

他在自己控制的地盘上建起了医院、被服厂、兵工厂、学校和新兵训练中心,各级军官和地方官员都由自己一手任命,不许任何人插足半步。即便如此,为了抗战的需要,国民党的文告上还是将王部划入第五战区直辖江防军的序列,于1939年12月,由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补发给该师三个月的军饷。他的部队依然沿袭过去的番号——即国民党陆军第128师,王劲哉任师长兼天、汉、沔、潜、监五县游击指挥,这时,他的部队实际上已远远超过了一个师的编制。王劲哉一直以来都要求部下做职业军人,不容许沾染任何政治色彩,所以,在他的部队里一直没有党派之分。他丢弃了国民党军队实行的那套军事教条思想,亲自起草了十四条抗战口号作为他的行动纲领,其中的最高指示是“听师长的话,服从我们师长的命令!”以体现他的绝对权威性。王劲哉从来都是军令如山,言出必行,毫不含糊。不管是谁,只要违反了他的指示,格杀勿论。除了日本人,他最痛恨的还有四种人:抽大烟、赌博、盗匪和汉奸,这些人只要一抓到,轻者责罚,重者禁闭,有一些还落到被枪决的下场。

对军官的提拔,王劲哉推行的是“任人唯能”的标准,既要有指挥才能,又要有打仗勇敢不怕死的精神,最重要的是必须对他绝对忠诚,绝对服从。在他的部队里,一些下级军官随时有可能因为贪生怕死、作战不力降为士兵,甚至还有丢命的可能;而一些对他俯首贴耳、英勇善战的士兵则很有可能因一战而提拔升官。在128师的辖区内,王劲哉的话就是圣旨,就是军令,无论是谁,都只有绝对服从的份。在广大的鄂中平原上,王劲哉为了防奸防特,对管区内实行严密的封锁,除了设置军事哨所外,还在所有的交通要道、交叉地带和渡口都设有递步哨所,每个哨所都配上当地的保甲长和老百姓,只要发现不认识的可疑陌生人马上逮捕讯问。王劲哉经常派师部纠察队到这些哨所暗地检查,有一次,他将一支手枪藏在一只破竹蓝里,让一个老婆婆拿着到一个递步哨所去试探,哨所的人见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没有检查就放行了。后来,这个哨所的所有人都被王劲哉下令就地枪决了,真是残忍之极。

王劲哉为维护自己的权利可谓煞费苦心,六亲不认,连他的亲表弟都不放过。有一次作战,王的表弟767团团长李保蔚比规定时间迟了两分钟开炮,战后被王劲哉戴上“没良心”的罪名。他不顾部下将官的苦苦求情,演出了一场大义灭亲的戏,说是中央军事委员会惩办了一批抗战不力的将领,他也要执行。这样一来,李保蔚就成了他树立权威的牺牲品。王师长连亲表弟都杀,这让他的部下心惊胆寒,从此谁也不敢触犯他的命令了。由于王不听调遣,拒不接受国民党派来的军事和地方干部,第五战区停发了128师的军饷、枪械。王劲哉只好在管区内征收赋税,加重了老百姓的负担。(摘自:中华网)

吊装航母舰队灵活高效的徐工XCT25L5起重机婴儿玩具

艾格橱柜如何挑选艾格橱柜选购方法电梯空调

多渠道市场突破徐工环境装备年销售同比增长15倍解码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