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情感文章功成以后缘已不存在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3:36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核心提示:她说,无论多大风雨我都会站在你的身后,站在你一转身就能看得到的地方;他说,风雨再大我也不会转身,我要一路向前当我一身红袍时我会骑着白马来接你。她说,我等;他说,我承诺。   如果宿命要你去爱却不能拥有...   她说,无论多大风雨我都会站在你的身后,站在你一转身就能看得到的地方;他说,风雨再大我也不会转身,我要一路向前当我一身红袍时我会骑着白马来接你。她说,我等;他说,我承诺。

如果宿命要你去爱却不能拥有,你又该怎样?如果上天注定你要去爱却分离,你又该如何?她站在蝴蝶泉畔痴痴的想,镜面映出的玉容形色憔悴,风吹过,小菏翻,波面皱如倒卷帘,纤细玉指拢飞鬓,泪珠滴落碎却圆。

绿槐高柳呜咽的新蝉在为她鸣不平,泉眼无声在为她悄叹息,原本她可以无忧无虑的优游于山林,可以快快乐乐的细嗅繁花香草,可以有心无心追诼七彩流云,而今她却要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流着泪默数曾经的美好,然后心很痛很痛的颤抖着哭泣。

如果没有那天那只翩飞的百蝴蝶,如果没有那天那可憎的深坑,如果她不戏蝶书生不去远行,她是不是永远也不去考虑寻一个温暖的依靠。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一切注定的都在发生着。

她还记得,在那个明媚的上午,她失足跌落在没顶的深坑,脚上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痛。她试图跳跃试图攀爬,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脚很疼要逃离的四壁很滑,她感到恐惧冰冷与绝望,她开始呜咽哭泣,像个真正的孩子。

她哭着,四周越来越暗身体越来越冷,就在她彻底绝望的时刻,他出现了,不早不晚,在这荒岭外野恰巧遇到了。

他看到了他看到了生的希望他看到她眼角的泪珠眼神的渴望,终究卸下背负的书箱用藤蔓吊了下去,她出了深坑,再一次哭泣;他抱起她,用力的笑了。

眼前这个散发墨香的书生,她在他陌生的怀里不叫也不挣扎,只是盯着他瘦削的脸看着,她从未想过一个陌生人的怀抱会是如此温暖,她从没想过一个人的怀抱会是如是如此温暖,让她忘记了痛,忘记了寒冷。

他看到她眼角的泪感到一阵心疼,扯下一块衣襟轻轻包扎好她的伤口,微笑着装书前行。他回头看到她仍站在原地,白色的绒毛在夕阳下莹莹泛着红光;她盯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眼中尽是他轻扬的嘴角,流动的双眸,飘扬的白衣。

万年可以一瞬,一瞬也可万年。他转身,笑着离去;她转身,笑着离去。他不曾忆起她,直到十世轮回后相遇。她不曾找过他,直到千年后她修炼成人,他转世再为书生。心存向往,寂寞是一种怎样的无奈,痛苦是一种怎样的挣扎,孤独又是一种怎样的纠缠,她不曾理会不曾在意,她只是怀着虔诚的信念甜甜的修行着。

故事总是来的突然,千年已过再回首却如眨眼般迅速,蝴蝶泉畔,绿槐高柳溪边,她终于等到了千年的渴盼。依旧是那个白色书生,瘦削的脸庞流动的双眸,还有那背负的书箱,他看到她灵秀的眼眸似乎刻骨铭心,可是用力回想却又是空空的,他以太累出现了幻觉,在这荒岭外野怎会有纤尘不染清丽脱俗的女子出没,他揉了揉眼睛,呆住。

他看到一片云向他飘来,云过之处春暖花开,那么仓促的相遇他还没有准备好,他感到茫然无措手脚发冷。她来到他面前没有开口,他呆在她面前没有开口。流光停止了前行,这一刻世界定格,落日激动地泛起红潮,一场生生死死反反复复等待的爱情在一潭碧水边进化而成,圆了一场等待千年的梦。

山斋茅檐,蹊上青青草;才子佳人,海誓山盟老。

涓涓的泉水,啁啾的百鸟,飞舞的彩蝶,自在的飘柳一起唱响生生世世永牵手的祝福。他幸福的笑着,笑的阳光和煦;她幸福的笑着,笑的风暖花开。

笔墨纸砚,素笔勾勒诗词出;琵琶古筝,玉指拨弄佳韵成。

天蓝蓝飘着云,水清清游着鱼。山中日升日落,欢乐绵延悠长,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山中没有红尘的纷扰,没有人间烟火的熏染,不是天堂胜似天堂。可是流光真的无情,在浓的欢乐也有归复平淡的时候。人毕竟是人,筵席毕竟不会永远聚。

当书生抚看书画之时禁不住有些惆怅,十年寒窗苦读是否抵得过山中温柔平静的日子,他在想,锁着眉。当她怜看书生不经意流露的忧郁时,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自私,禁锢了他大好的前程。

日子有些沉闷,他在忧,她在愁

他在想,他须要功名利禄;她在想,他须要光宗耀祖。那一夜,他辗转反侧;那一夜,他夜不能寐。有些事想留并不一定留的住,牵强的美好经不起摔打,这就是无奈时候的人生。

终究在那个鸟鸣蝉噪的清晨,她目送他远行。他说,无论多大风雨我都会站在你的身后,站在你一转身就看到的地方。他说,风雨再大我也不会转身,我要一路向前,当我一身红袍时,我会骑着白马来接你。

她说,我等;他说,我承诺。

思念的日子很凉,像蝴蝶泉的潭水;思念的日子很长,如千年修行的时光。

一片深深相思用什么来消?异地蕃花香草是否比此处更娇?她不知道,更不敢去想,只是一个人的日子连百鸟的低语都觉得是在平添寂寥。

他在驿站的第一晚把星星一枚一枚地数,他只是个行路人,仓促的相遇让他有了个家,而如今他又是寂寞行路人,满腹归思难收,他在想何日归家洗客袍。

进了繁华与喧嚣的京城,他才知道什么是花花世界,这里的美酒佳肴要比野食清泉可口的多,这里的椒兰焚香要比单纯充实的多,他想欲壑终归是要享乐来填满的。他依旧吟诗作画,只是出没于青楼酒肆。他有才,熟识的人称他为放浪才子,可他并不讨厌这个名字,反而觉得很潇洒。在那个放榜的日子,酒栈里只有他在悠然的喝着酒,只因为他记着考场上是怎样的文思泉涌,他自信凭他一身才气,黄金榜上一定龙头望。不出所料,人人皆道:小小酒栈,状元曾住。

金鸾殿上他从容走来,帝王的策问,他应答似流水,龙颜听后大悦,皇帝说,招你为驸马,他先是一惊,然后笑着点头。他不是没想过她,只是他觉得这种功名利禄光宗耀祖之事他不能也不会放弃,十年寒窗苦读不就是为了今朝荣华富贵吗?

他记着他的诺言,春风醉人之日一匹白马飒踏如流星。他回来了,骄傲的回来了。很远,她听见马蹄声后飞似的迎了上去。他停马,她立住。他仍是一身白衣,他说,对不起,我以为人夫。她眼睛湿了,笑着,很灿烂的笑着说:祝福你。他没有更多的语言,转身策马疾驰而去。

蝴蝶泉畔,她哭了,泪如泉;皇宫大院,他笑了,泪流满面。她抬头忽见杨柳色,可是无悔夫婿觅封候。她用去千年的孤独寂寞换回月余的肩手相依,她费尽千年的心血却没别人织就终身的嫁衣。

花向晚,情阑珊,千年流光转。空寻觅,梦回眸,覆水已难收。心有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谁人能解。蝴蝶泉,泪滴落,珠碎水却圆。修千年,十世恋,纵有千般情,又有万般意,何人曾怨。

从今以后,他的日子还很长;自此开始,她的日子还很长。

保山定制西装

阜阳西服定做

聊城西装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