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导热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成导热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虽然奥组委极其不靠谱但里约民众正在努力拯救奥运会手表

发布时间:2019-12-04 14:00:59 阅读: 来源:合成导热油厂家

虽然奥组委极其不靠谱 但里约民众正在努力拯救奥运会

里约奥运场馆的建筑工人Geovane Ribeiro。(图片来源:卫报)处于南半球的里约热内卢正处于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巴西人习惯了慢节奏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一个奥运周期内两项大赛,对于巴西人民来说,本就是不小的挑战。大量施工车队没日没夜地穿梭于里约热内卢的奥林匹克公园里,各项奥运场馆工程正在赶工当中。然而,附近的贫民窟里,仍有个别“钉子户”驻守示威——尽管政府已经将这些房屋断水断电,“钉子户”依然不愿意妥协。一边是民众的不满,一边是场馆建设的滞后,里约依然处在麻烦当中。距离明年8月5日的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只有一年时间了,外界不断在猜疑:“里约奥运能如期准备好吗?即使奥运会按期举行,它的交通设施能应付大量游客的涌入吗?”过去一年,对于这个重复出现的问题,里约奥组委的回答看上去总是信心满满,但却难以服众。这一回,英国《卫报》把问题抛给了这个城市的普通民众,他们参与着奥运场馆的建设,像是真正的主人,拯救着看上去十分不靠谱的里约奥组委。建筑工人——Geovane Ribeiro很少建筑工人能像Geovane一样,在他们的工作场地看到如此壮观美丽的风景。作为里约奥运村最高建筑运动员公寓的现场监理,每天站在半完工的屋顶上,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漫长的大西洋金色海滩一直蔓延至遥远的森林山脉。北边还有沿湖而立的水上运动中心、主体育场和网球馆,南边的高尔夫球场一片绿油油,景观甚美。不过,Geovane可没有时间看风景。这栋位于奥运村的运动员公寓大楼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上一届伦敦奥运会,距离开幕式还有一年的时候,奥运场馆建设已经完成了80%以上,而里约如今只进展到60%。47岁的Geovane依然很乐观,他说:“我们不会临阵抱佛脚而影响建筑质量,还有一年,我们绝对能如期完成任务。”“我们很开心能够为里约奥运做这件事情,五个月前我来到这里工作,这段时间里我看着运动员公寓渐渐升起,现在即将封顶了。我告诉工人们,他们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骄傲,因为大楼将会出现在电视里,而且他将住着全世界最优秀的运动员。”这位普通的巴西建筑工人如此表达了对自己、对里约奥运的信心。建筑工人Geovane Ribeiro钉子户——Jane Nascimento de Oliveira没错,Jane现在正干着和奥运建设相关的职业——对着干的“钉子户”。奥运到来以前,Jane安静地生活在这个位于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里。然而,过去一年里,这位老人目睹着开发商和当地居民的血腥战斗。最终,她所有邻居的房屋均化为废墟。如今,贫民窟里超过90%的家庭已经搬走,但Jane依然坚守着自己断水断电的家。现在,每天都会有政府官员和律师来敲她的门,要求妥协。但他们都一一被Jane拒绝了,包括最近的8.3万英镑搬迁赔偿金,这已经高于此前的赔偿价格。“有些人说我贪婪,为了拿到更高的赔偿金。但是我的坚持有个人原因和政治原因,我的目标是让政府认清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们迫使我为了公共工程而放弃家园,我并没有义务一定这么做。”Jane说道。她认为,奥运只是个拆迁的借口,政府和开发商正在借此密谋抢夺他们的家园。钉子户Jane Nascimento de Oliveira环保人士——Marcello Mello里约奥运会的一大看点,就是高尔夫球在112年之后重返奥运舞台。然而,位于里约城西南郊区的奥运会高尔夫球场却被指破坏了当地的环境,因为球场改造于一片自然生态保护区,这片区域被称为里约西南部湖区的“最后一片绿地”。因此,包括Marcello在内的环保主义者希望可以暂停球场建设,保护周边一条长约400米的野生动物走廊。但Marcello的反抗并未得到任何效果。他愤怒地说道:“高尔夫球场被一群环境罪犯与里约政府共同占领,奥运会就是一场巨大的房地产骗局,他们摧毁了大西洋森林,那是我们民族遗产的一部分。”巴西是一个危险的国度,在这里失去生命的环保人士数量要比其它任何国家都要多。Marcello并没有被吓倒,他表示:“我知道这份工作的风险,但大自然需要人类去这么做,即使我因此死去,也将是值得的。”环保人士Marcello Mello警察——Marcus Azevedo距离奥运会仅有一年的如今,里约治安问题不断恶化,持枪杀人、持刀抢劫等犯罪暴力事件频出。其中,最主要的是巴西贫民窟的安全隐患。六年前,巴西政府曾设立了一个整治贫民窟的庞大计划,但其安全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在奥运期间,里约将再现世界杯时士兵、军警、特警等安保人员齐上阵的景象。为了让奥运游客与警方保持顺畅的沟通,当地警察Marcus表示,警队人员已经开始接受英语和西班牙语课程教育,以及队伍安保能力的训练。他说:“在奥运会期间,无论我们做多少准备,都会存在抢劫等犯罪问题,我们会尽可能保护好各国游客。”从长远来看,Marcus希望奥运会的投资将有助于改善城市基础设施和治安问题,最终帮助解决背后的社会矛盾,以此解决当地的高犯罪率。“这将会是最好的奥运遗产。”他说道。警察Marcus Azevedo无政府主义者——Helena在巴西世界杯之前,当地民众曾爆发了针对政府的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他们反对政府在举办世界杯时的浪费支出,被迫减少公共卫生和教育经费。事实上,两年以后这些问题依然存在,明年巴西很可能将继续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Helena是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全名的美术老师以及无政府主义组织的成员,她曾参与组织多项反抗政府的抗议活动。她说:“奥运会的筹备,我对政府一如既往地失望。它和世界杯一样,为了让商人赚取利益而牺牲了普通民众。但世界杯抗议的根本原因没有解决,甚至变得更糟,只不过政府和警察的镇压活动更加剧烈,我们则失去了自由。”作为马戏团的表演者,Helena表示她很喜欢奥运会的体操项目,但是明年她不会看任何的奥运比赛。“对于那些失去了家园的人来说,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我知道这不是运动员的错,但我不想看到这些比赛。”Helena说道。无政府主义者Helena街道清洁工人——Renato Sorriso在伦敦奥运会闭幕式上,Renato是表演者之一。他代表接棒国家巴西出演,跳了一支具有巴西特色的桑巴舞。在现实中,Renato只是一名普通的街道清洁工人。但他同时也是一个名人——在街上打扫时,Renato总会拿着扫把一边打扫一边跳桑巴舞,非常欢乐和喜感,被当地人熟记。Renato表示,他将在奥运会时负责体育场附近的卫生工作,有信心成为全球舞台上一个优秀的“垃圾收集器”。“我希望大家不要停留在社会的阴暗面上,我的使命是通过我的职业传递更多积极的能量。因为,巴西并非只有犯罪和饥饿,还有很多正能量。我的工作不只是清理卫生,我在为社会和奥运服务,每一个工作都值得尊敬。”这位快乐的清洁工人Renato说道。街道清洁工人Renato Sorriso出租车司机——Wladmir Holmer里约热内卢拥有650万人口,在2016年奥运会期间要接纳至少50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然而,作为世界上“最交通堵塞”的城市之一,里约热内卢的城市道路规划一直饱受诟病。面对大量涌入的运动员和游客,里约的城市道路系统有可能直接陷入瘫痪的境地。Holmer就是大半生都堵在路上的里约出租车司机。他说,政府为了解决奥运期间的交通运输问题,已经决定添加四条快速公交线路、四条新高速公路,并完善了地铁线路。和大部分普通民众一样,Holmer也声称自己是一位乐观主义者:”奥运准备工作是痛苦的,但完成之后,交通运输状况一定好很多,里约确实需要更多的地铁和公交线路。”在家门口举办奥运会让Holmer很兴奋,但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微薄收入不足以让他进球馆看任何比赛。“看比赛不太适合我这样的人,我只会努力工作,运客赚钱。当然,如果是巴西队的足球比赛,我想我会将车子停下来,听听广播直播。”Holmer说道。

真力时手表售后

宝珀手表售后

宝玑手表售后